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安徽省自然资源厅 > 管理和服务 > 宣传工作 > 法治宣传教育
索引号: 725549332/202004-00003 信息分类: 法治宣传教育
发布机构: 安徽省自然资源厅 发文日期: 2020-04-01 10:29
生效时间: 废止时间:
名称: 【以案释法】侯某等3人行政赔偿案
主题分类:
文号: 关键词:

【以案释法】侯某等3人行政赔偿案

来源:省自然资源厅 发布日期:2020-04-01 10:29 浏览次数: 字体:【  

侯某等3人行政赔偿案

                   --被征地农民的权益保护途径

 

   一、案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行赔申X1号、X2号、X3号行政裁定书

二、基本案情:再审申请人侯某等3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因诉某省人民政府(本案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述人)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某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Y1Y2Y3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4828日,某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某县2014年第N批次纳入增减挂钩试点管理使用先行复垦建设用地指标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原告侯某等3人对该批复不服,向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1832日,某省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确认《批复》违法。2018613日,原告以《批复》被确认违法为由,向被告邮寄《行政赔偿申请书》,请求行政赔偿。201887日,被告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书》,对原告的赔偿请求予以驳回,不予赔偿。20181029日,原告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案涉《批复》虽然已经复议程序确认违法,但并未被撤销,其依法存在执行力依然能够得到履行和实现,故根据《批复》依法征收的土地、房屋及地上附着物并不存在恢复原状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亦即并不存在原告所主张的返还土地、恢复房屋原状之可能性及必要性。至于原告请求赔偿的其他损失及精神损失费的问题,因对原告土地、房屋及地上附着物的具体征收行为人并非本案被告,其向本案被告主张赔偿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原告的赔偿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某省人民政府对原告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侯某等3人不服,提起上诉。

某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针对案涉《批复》,某省人民政府已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该行政复议决定虽然认为《批复》批准征收涉案土地不符合相关规定,依法应当撤销,但考虑到涉案土地已经出让并实施项目建设,如果撤销《批复》将会给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故经过审慎的利益衡量,最终决定确认该《批复》违法而不是撤销该《批复》。该复议决定结果意味着已经依据《批复》征为国有并出让用于建设的土地,不再恢复原状予以返还。在此情况下,对于原集体土地权利人而言,其应由征地实施机关依法给予征收补偿安置;如果征地实施过程的行为违法给其财产造成损失的,亦应由该违法行为的实施机关予以赔偿。上诉人如对征收补偿安置或者强制拆迁等征地实施行为不服,可依法另行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其要求某省人民政府将涉案土地恢复原状并返还以及赔偿损失,难以支持。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了侯某等3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侯某等3人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三、判决结果: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某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认定其作出的《批复》)不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但鉴于涉案土地已出让并实施建设,撤销《批复》将会给公共利益造成损失,故对撤销批复的请求不予支持,仅确认该批复违法,并告知如对该决定不服,可依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向国务院申请裁决。该行政复议决定虽确认《批复》违法,但并未予撤销,仍保留了其效力。通常,政府征地行为包括作出征地批复、组织实施、安置补偿等一系列行政行为,其中,直接影响被征收人权利的是拆迁或清除地上附着物、苗木,以及安置补偿等行为。被征收人认为自己的权益受损,要求赔偿或补偿的,一般应向具体实施机关主张权利。侯某等人要求作出征地批复的某省人民政府返还土地、恢复房屋原状、赔偿损失,难以支持。侯某等人如对有关机关的拆迁或清除地上附着物、苗木,以及安置补偿等行为不服,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身权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侯某等人的赔偿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并无不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侯某等3人的再审申请。

四、裁决启示:被征地群众不服省级人民政府的征地批复,经省政府行政复议和国务院裁决后,可能形成维持、确认违法或撤销等结果。在实践中,如果征地批复存在瑕疵被确认违法或撤销的情形,因征地批后建设行为多涉及公共利益,国务院作出行政裁决或省政府作出复议决定时,一般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规定精神,仅确认征地批复违法,而不是予以撤销,也就意味着征地批复的法律效力包括已执行的效力得以保留,土地无须返还原集体经济组织。至于是否涉及行政赔偿,则需要分析是否符合行政赔偿的三个构成要件,即经确认的违法的行政行为、直接财产损失、已经确认的违法的行政行为与直接财产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一般情况下,省级人民政府仅是土地征收的批准机关,但直接影响被征收人权利的是地方有关机关实施的拆迁或清除地上附着物、苗木,以及安置补偿等行为,换言之,即使涉及行政赔偿问题,省级人民政府也不是赔偿的主体。同时,如果地方有关机关已按照征地补偿标准兑付了征地补偿费用,并不认为征地行为给被征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或个人造成损失,行政赔偿的请求也难以得到支持。

近年来,我省一些地方的个别被征地农民,因自身对我国征地法律法规的不理解,或片面听取他人意见,因同一事项,多人多次,以不同事由反复提起行政复议、行政赔偿、行政诉讼,却无法得到任何补偿或赔偿,既浪费了自身大量精力、财力,也占用了大量行政资源和司法资源,增加行政成本,值得思考。本案中,再审法院释明,再审申请人如对有关机关的拆迁或清除地上附着物、苗木,以及安置补偿等行为不服,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身权益。


分享到:
null